返回
疫下困家無人傾訴 萬元養家兼買罩 工傷者暴瘦30磅
2020-12-29
其它新聞

[轉載自2020年12月29日HK01]  用勞力養妻活兒的堂堂男兒阿智(化名),一場工業意外,令原本高佻健碩、輕鬆搬抬重物的阿智(化名),餘生恐要撐杖而行。 三年前阿智在公司門前不幸跌倒,腰椎扁塌,動彈不得,要由擔架抬入醫院,起初連大小二便都不能自理,「痛到難以形容」。 壞消息接踵而來,由於事發時他尚未「打卡」,公司不當是工傷,至今不曾賠償一分錢,「我有怨一樣嘢,由此至終都冇五份四,呢幾年一毫子都冇袋過。」自此勞資雙方對簿公堂,至今仍未有結果。

 

另一名工人阿安(化名)兩年前工作期間遇事受傷,年多前肩膊曾進行手術,惟結果不如理想,「睇好似有隻手,但做細節嘢、活動性嘅嘢就唔得。」現時只能學習與傷痛共同生活,

兩人皆認同過去一年尤為難捱,但工傷者的苦況不會隨着疫情過去而好轉,阿安自言工傷者同樣是基層弱勢社群,常因看似健全而被人冷嘲熱諷指「牛高馬大唔做嘢」,更遭質疑「呃工傷」。他又指,即使日後傷勢好轉亦恐難尋新工作,認為僱主會用有色眼鏡看待應徵的工傷者,「死又死唔去,仲有少少空間可以生存,但空間真係好窄,日後條路真係好難行」,盼社會關注工傷者權益。 

詳情按此了解